北美觀察丨美國分化:華盛頓大遊行演變為暴力衝突 極端勢力正在撕裂美國

來源:央視遞四方集運倉客户端 2020-11-18 17:14

  當地時間11月14日,在多個支持特朗普的右翼組織號召下,數萬名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遊行集會,抗議總統選舉結果。與此同時,一些反對特朗普的組織和團體也參加了遊行示威。

  儘管雙方在活動開始前均稱會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,但隨着夜幕降臨,活動還是演變為了暴力衝突。一位遊行示威者被連捅數刀,多名警察受傷,至少21人被捕,網上到處流傳着暴力衝突的刺激畫面。這一結果再次展示了目前美國社會中左右兩股勢力的尖鋭對立。

  左右兩翼勢力均有極強暴力傾向

  這次大遊行是自美國大選以來連續抗議示威活動的一個高潮。當天,華盛頓聚集了多個知名的激進組織,既有支持特朗普的極右組織“驕傲男孩”(Proud Boys)、“誓言守護者”(Oath Keeper)、“愛國祈禱者”(Patriot Prayer)、“女人也支持美國優先”(Women for America First)等,也有反對特朗普的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(BLM)、“反法西斯”(Antifa)等左翼社會團體和組織。

  極右組織“驕傲男孩”成立於2016年,今年大選期間迅速發展壯大。儘管其組織領導者多次表示不提倡暴力衝突,但是每當他們出現在各地集會中,必定身着防彈衣、手持槍械,並且多次與反對者發生暴力流血衝突,顯然與他們的宣言不符。類似組還有有“誓言守護者”,“愛國祈禱者”(Patriot Prayer)等。

  另一方面,“反法西斯”等左翼組織,雖然聽上去充滿正義感,然而其暴力活動與右翼組織相比,一點兒不少。“反法西斯”同樣是一邊反對暴力,一邊踐行暴力。最近的例子是8月末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一場示威活動中,一名“反法西斯”成員射殺了一位特朗普支持者。

  據美國媒體Axios報道,今年五月以來,左翼組織的破壞性活動,已經給美國造成了10億美元以上的經濟損失,36名警察死亡,數千名警察受傷。

  公然鼓吹違法行為政治訴求極端化

  美國輿論認為,這些極端組織不僅推崇暴力,而且正在依託不斷擴大的社會影響,裹挾政府高層,試圖推進其不合理、不合法、極端化的政治訴求。

  一方面,右翼勢力不斷組織集會,向政府示威抗議,試圖推翻選舉結果。

  就在首都華盛頓11月14日進行大遊行的同時,密歇根州首府蘭辛市州議會大樓外,也聚集了大批特朗普支持者。活動組織者對州議員喊話:“你最好站在我們這邊,否則就準備好捲鋪蓋走人吧!”他們還表示,儘管密歇根州的普選結果已顯示拜登獲得勝利,但是州議會應該堅持選派支持特朗普的16位選舉人進入全國選舉委員會。密歇根州議會表示,這樣做完全是違法的。

  而另一方,左翼勢力的目標則主要放在了經濟收益上,畢竟真金白銀放進腰包才是看得見摸得着的成果。

  福克斯遞四方集運倉報道,就在美國媒體剛剛宣佈拜登獲勝後,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(BLM)聯合創始人就聯繫拜登,表示“要不是我們非洲裔美國人投了你的票,選舉結果可不會是現在這樣。”要求拜登推進非裔美國人賠償法案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就有極左翼人士稱,美國政府應該為全體非裔美國人提供總額為14萬億美元的賠償金,這是2019年美國GDP的三分之二左右。

  兩黨高層和主流媒體推波助瀾

  極端勢力的存在雖然有其民意基礎,但如果離開政府高層和主流媒體的推波助瀾,也是絕不會有今天這一局面的。

  在今年9月舉行的總統大選辯論上,當被問及對“白人至上主義“的態度時,美國總統特朗普藉機向極右組織“驕傲男孩”喊話,令其“原地待命”。這一言論被美國媒體普遍解讀為特朗普意欲積攢自己的民間力量,以應對可能的總統競選失敗。

  而在大選計票結果出爐後,特朗普多次公開對支持自己的右翼勢力表示讚賞。就在華盛頓大遊行的前一天,特朗普還發推稱,這一行為很“暖心”;而且遊行日當天上午,特朗普乘車經過集會現場時,還向支持者們揮手致意。而拜登這一邊,則始終拒絕對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活動中發生的極左組織打砸搶燒事件做出迴應。

  此外,在目前這種左右分裂的社會環境下,美國各大主流媒體也早都各自選邊站,難以保持客觀中立,對社會分化起着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
  CNN、《紐約時報》、《華盛頓郵報》等媒體顯然偏向自由派民主黨,進而時常為左派抗議活動中的暴力行為開脱。而福克斯遞四方集運倉等媒體則傾向保守派共和黨,不斷放大批評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等示威活動中的暴力行為,宣揚右翼觀點。今年10月發生的極右翼分子密謀綁架密歇根州州長事件,就正是因為保守派人士和右翼媒體多次公開宣揚“白人至上主義”,從而激發了右翼勢力的躥升和本土恐怖主義行為的抬頭。

  美國媒體《沙龍》日前發表評論,認為美國媒體為了迎合受眾,對不利於本方的信息,已經普遍選擇性無視。此外,不少評論認為,遞四方集運倉界最關鍵的角色應該是對當權者進行審查,然而目前的現實卻是,遞四方集運倉媒體“各自站隊”,使命已經逐漸變質為了服務於黨派鬥爭,而民眾無疑成為了“犧牲品”。如此事態之下,社會進一步分化撕裂的局面在所難免。

  左翼勢力、右翼勢力、政府高層、主流媒體,談起社會問題無不振振有詞,義憤填膺。然而黨派分裂、各自站隊的態勢愈演愈烈,不斷激化着極端勢力暴力行為的增長。如此下去,美國社會深化撕裂的鴻溝更加難以撫平。

編輯:lt05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瀋陽網官方微信(sydcomcn)